加盟雷达币,成就亿万财富
法院认定:雷达币具有了一般商品的属性
2017-10-15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黑0110民初5010号
原告:张明生,男,汉族,1974年11月2日出生,无固定职业,户籍所在地吉林省德惠市,住哈尔滨市道里区。
被告:李柏超,男,汉族,1979年10月6日出生,无固定职业,住哈尔滨市香坊区。
原告张明生与被告李柏超占有物返还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一审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明生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柏超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案现已缺席审理终结。
原告张明生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偿还原告雷达币10000个(现市值70万元)及雷达钱包计算的利息;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事实与理由,张明生于2015年10月通过刘洋(身份证名字:刘立宝)认识李柏超和候天慧(李柏超和候天慧为搭伙夫妻)。经过李柏超和候天慧讲解雷达钱包理财产品-雷达币,并给张明生注册,张明生投资雷达币开始理财。没过多久,李柏超和候天慧暗中盗走张明生雷达币,随后被张明生发现,向李柏超追讨雷达币,李柏超迟迟不见面也归还。2016年末,被告为原告出具“承认欠据”一张,内容为“李柏超欠张明生雷达币一万个,于2017年2月8日前归还,按大盘市值”,欠条到期后,被告一直不与偿还,至原告起诉时市值七十万元人民币,据此,请求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李柏超未到庭亦未答辩。
原告张明生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向本院举示证据如下:
证据一、承诺欠条一份,证明李柏超承诺欠张明生雷达币1万个,定于2017年2月28日前归还,按大盘市值;
证据二、电话录音书面材料一份,证明李柏超在电话中承认挪用我的雷达币1万枚。
被告李柏超在本院规定的期间内,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举示的证据与本案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依法确认原告举证的证据效力。
本院确认事实如下,原告张明生于2015年10月通过他人认识被告李柏超。通过李柏超了解雷达钱包理财产品-雷达币,原告张明生口头委托李柏超为其注册雷达钱包账号,嗣后张明生开始投资雷达币理财。因被告李柏超掌握原告张明生雷达钱包账号登陆密码和交易密码,便私自从张明生雷达钱包账户中转走雷达币5000余枚,原告张明生发现后找李柏超讨要雷达币。2016年末,被告为原告出具承认欠条一张,内容为:李柏超欠张明生雷达币一万个,于2017年2月28日前归还,按大盘市值。2017年5月张明生自认李佰超给付其人民币50000元,并通过互联网雷达钱包购买了1315枚雷达币,李佰超尚欠张明生雷达币8685枚,故原告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雷达币具有了一般商品的属性,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及交换属性,亦具备了真实财产的基本特性,其虽然是网络虚拟财产的一种,即无形财产,但雷达币的所有人对自己的虚拟财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的民事法律原则,当前我国法律并未禁止虚拟货币在网络空间交易,所以雷达币作为虚拟财产的一种,在民事活动中,应受到法律保护。具体到本案,被告李柏超利用原告张明生委托其注册雷达钱包账号的机会私自将原告雷达币转走,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益,由于雷达币的交易流通是通过互联网交易平台进行交易流通,其兑价比率适时变化,难以确定雷达币的市场现值和孳息的计算,故本院认为对于原告张明生的诉讼请求应以原物返还予以支持为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第一百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三百九十六条、第四百零四条、第四百零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李柏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张明生雷达币8685枚;同时返还自2017年2月28日至返还之日期间8685枚雷达币的孳息。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80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李柏超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健
人民陪审员  王丽君
人民陪审员  王丽芝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毕思佳
/*浮动客服*/